史纯印老人布施事迹

史纯印老人布施事迹

  老人一生以平等心广行布施,从不冷眼旁观别人的苦难,总是将别人的苦难播种在自己那无垠的悲田上。为父母解忧、为妹妹解苦而舍婚龄;因刘家老小亟需照顾而离富投贫;对孤苦贫病者舍米施衣,连从娘家带来的金银手饰也舍出去让人换玉米面充饥——足见其周济众生从不吝啬。

  老人心善手散,不把东西放在心上,伪满时她听说庄里有人家揭不开锅,全家人抱头痛哭,就从箱内翻出娘家赔送的金戒指,求邻居大嫂送给无米下炊的人家,邻居大嫂接过戒指犹豫说:“当了死当赎不回来可咋办?”她毫不在乎地说:“一个镏子不是啥好东西,没啥用!吃了它肠子会坠断,还是玉米面有用。我是给他家的,又不是借给他,死当就死当,你快给他们送去吧!别说是我给的,免得人家心里不安……”

  纯印是大家闺秀,结婚时手上、耳朵上都戴着金银饰物,庄里同龄的姑娘媳妇、老年人羡慕得不得了,她听说后拿出许多银戒指、耳环分赠给她们,有的未得着上门求要。这下可惹了麻烦,前房生的三女儿气得回家大哭大闹:“咱家有啥,别人家准有。咱们从来没见过别人家的一针一线。没亲没故,为啥要给她们?!”老人笑哈哈地抚摸着三女儿的头说:“这些身外物,没啥可希罕的,弄不好它是遭灾惹祸的根苗,你别心疼,妈还给你留一个九连环呢!能顶好多个戒指。”边说边从箱子里取出来交给三女儿,把她哄好。

  老人带宝石的金银耳环、戒指有二十多枚,夜间不点灯也能见到宝石的莹光。她说:“这些身外之物,没有一点用处。”不到几年全悄悄给那些缺衣少吃无柴无米或贫病之家了。

  旧社会老人丈夫刘振先和长子进祥二人在海龙给私人买卖当店员,每年都往家捎棉线、轴线(当时关里人称洋线),远比自家纺的线光滑、耐用,老人一接到就左邻右舍各家送,所剩的自家都不够用,气得三女儿抹眼泪。凡接触她的人无不称赞她心好、人好。

  旧社会乞丐多,老人从不对乞讨者冷言冷语。她经常教导子女:“不要小瞧讨饭的,从古至今有多少英雄好汉要过饭,看人不要看暂时,家趁万贯说穷就穷,孔圣人还有挨饿的时候呢,讨饭人中就不出圣贤啦?我们是凡夫,圣贤站在你面前你也不认识。有多多给,有少少给,不给不对。”后来长子与人合伙开一个小杂货铺,生活优于一般市民,老人施舍就更方便了。

  老人度量大,在关内住时,遇到买菜不够称,三女儿要找,老人阻止说:“行啦!少吃几口算什么。”有个卖柴的,起先用秤称,论斤付钱。老人说为人在世太叫真不好,马虎点儿能积福。后来卖柴说多少斤就算多少斤,三女儿说不够称,他净找咱便宜,欲指对卖柴人。老人制止说:“乡里乡亲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儿伤和气,他家也很困难,砍点柴,挑这么远,很不容易,什么吃亏占便宜的?为人一生若宽宏大量不斤斤计较,那才是有福呢!吃点亏心安,占便宜亏心、亏理,碗边饭吃不饱人。好人好自己,坏人坏自己,损人不利己,贪心重的人到啥时候也发不了。你们要记住:世间人比赛谁也赛不过不动心机的人,谁也争不过什么都不争、什么都不求的人……”

  老人常说三穷三富过到老。老人八九十岁时儿孙都有了工作,对她都很孝顺,经常给她买吃食、买衣物、给她零花线,她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总是不声不响地送人。她的孙女们数叨她说:“年年给您添衣服,总不见您穿,也不知衣服都哪去了,您也不花钱,钱也攒不住,就会给人!”老人往生时,衣包里仍然只有补了又补、洗得干干净净的几件旧衣服。

  一九六三年灾荒,物质非常紧缺,儿媳托人从外地为老人买来套头鬏网、腿带、袜子等老年人的用品,她全分给邻居的老年人一样也不留,自己的腿带坏了,从中间剪开两头对折着再一缝仍然使用。鬏网坏了她用黑线将露洞孔的地方织上再用。孙女们看不过眼,翻她的衣服包,好让她换新的,结果一样也找不着,气得哭泣吵闹。她笑哈哈地说:“你们这代年轻人,光想自己,不想别人,就不知道惜福、积福。福是有数的,福用尽了寿命也就没了,别以为享受是好事儿,福是一点点积攒的,小福攒多了,就成大福,一粒米吃不饱,一碗饭就吃饱了。”

  一九六一年闹灾荒,苏联又逼债,国家开会以茶代酒,人人都吃定量粮。周恩来总理提出勒紧腰带共渡苦难。干部群众同甘共苦,人饿得东倒西歪,以瓜菜代粮没有怨言。老人为了节粮,常到野外扒榆树皮摘榆树叶掺到玉米面里熬面子粥,真是米贵如金啊!一天在马路上,一位从山东逃荒来的老太太,饥饿昏倒在地,路人围着叹惜。纯印老太太让人把山东老太太抬到自己家里抚养,当时各家每顿饭都按定量下米,本来粮食就不足,又多一人吃饭,她怕儿子、儿媳有反感,就把自己的定量减少一半让出来,山东老太太整整在她家住了十几天,待身体恢复健康了,她又给拿上路费,将自己的衣服、袜子、新鞋都送给人家……老人千恩万谢地离开了刘家。

  八十年代,梅河口铁北街有位马老太太,姑娘、姑爷很不孝顺,让老人长年住在楼房后面的仓房里,一个月给三十斤玉米面维持生活,纯印老人经常给她送衣物、食品、鸡蛋,每到冬天将老人接到家中避寒,她说马老太太可怜哪,咱不接来一冬天非把她冻死不可。

  文革时,各单位把被打成地、富、反、坏、右的人关押在小黑屋里,刁难拷打。老人住的地方,距省批发站很近,她看到被关押的人可怜,就凭她高龄的优越条件,经常给这些“犯人”送饭、送菜、送衣服(家属不准见都委托她出面)。借机向看守的人讲好心得好报,将来他们总有灾难满的一天,你们可不要光看眼前,要给自己留后路啊!劝他们多行善,给他们讲与人方便就是与已方便的道理。当这些人落实政策后,第一件事就是看望老人,拉着她的手泣不成声……

  在伪满时,一天夜里天降鹅毛大雪,北风刮得电线发出嗖嗖的响声。气温在零下四十多度,家家缺衣少吃、衣不御寒、食不饱腹,愈发显得天寒地冻。早晨人们发现在一买卖家的房檐下,有一位六十多岁的乞讨老太太被冻死了。纯印老人听说后,就把自己的装老棉衣、棉裤找出来,让二儿子进昌抱着,她拄着烧火棍,踏着尺许深的大雪,走了半里多路,找到冻尸让大家帮着给她穿上,又按关内民俗将一枚拇指大的银元宝放入死者口内(压口钱),围观的人被老人的悲心感动了,大家发心将尸体用草席裹上,推到北山埋葬了。事后人们一提起此事无不感叹地说:“人若都能像老刘太太的心肠就好喽!”

  回到家,老人的脚趾、脚跟(缠足)因冻生疮,经每天用冻茄秧、艾蒿熬水洗烫,过了半个月才好。

  纯印老人舍已为人、无我相的布施说之不尽。行善而心无所着,不见有布施的人、我、所施之物,完全是由性德流露出清净布施之心,这就是布施波罗蜜。纯印老人广行布施,从无分别,充满了慈悲喜舍四无量心。通过布施除掉贪欲之心,即为摄心持戒,持戒亦在布施中体现了。

  布施犹如井中泉,今朝打去暮来填。

  如若三朝不去打,未见井水满出弦。

  布施有广义,三轮体相空。

  圆成一佛者,功德等虚空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